首页 > 玄幻小说 > 太莽 > 第三十三章 日常琐事

第三十三章 日常琐事(1/2)

目录

房门关上,静媃眼底便涌现出金色流光,居高临下的气势迅速消退,又变回了柔媚可人的俏媳妇。

等上官老祖彻底离去,汤静媃脚步就顿了下,眼底露出三分狐疑——婆娘今天在她刚起床的时候就过来了,同样让她封闭神识;她为小左的安危着想,没有多问,但心里面总觉得婆娘是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瞒着她……

难不成针灸的时候,小左不能穿衣裳?

汤静媃眨了眨眼,和小猫似的,小心翼翼退回到了门口,侧耳倾听:

“莹莹姐,修行中人言出必行,你……”

“我就说话不算话怎么啦?她乘人之危胁迫本尊,方才说的话本就不算数。还有,我和你说的事情,你还是得照办。”

“啊?”

“啊什么?你对本尊胆子那么大,对她就怂了?难不成觉得本尊比较好欺负?”

“不是……嗯,是老祖比较强势霸道,真敢打我;莹莹姐温柔体贴、贤良柔婉……”

“静媃?”

!!

汤静媃还没听出个所以然,就被发现,连忙缩了缩脖子,尴尬道:

“额~这婆娘说走就走,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……我先下去了,你们忙。”

说着就快步下了楼,屋里也没传来回应。

汤静媃站在二楼的楼梯口,还探头望了眼,虽然只是偷听三言两语,还是抓住了很多要点。

乘人之危……胁迫……胆大……好欺负……

这几个字眼随便一联想,就是一出秋桃要捂眼睛的肉戏!

汤静媃虽然是左凌泉媳妇,但心里面一直有点把左凌泉当能干的弟弟来看的意思,除开想篡位当老大外,对新来的姑娘并没有什么意见。

特别是桃花尊主这种,在闺房里能给小左调理养生,身段儿又饿不着娃的,比一看就凶的婆娘实用太多了……

难不成婆娘发现了桃花尊主和小左……

心里八卦之火一起,汤静媃就有点按耐不住,但她道行再高也不怎么会用,上去听墙根会被发现,想了想还是来到了一楼。

悬空阁楼在云海上前行,方向是华钧洲北侧那座被誉为天下剑修圣地的绝剑崖,阁楼速度很快,但想要抵达也得半个月。

阁楼大厅里,依旧放着堆积如山的老物件,身材娇小的谢秋套,坐在一尊凤凰雕像背上,正在研究石像里的阵纹。

小团子在石像脑袋上摆出凤凰展翅的造型,“叽叽”叫着,应该是在说“看我看我……”。

汤静媃走下楼梯,眼神儿就是一凶:

“过来。”

“叽!”

团子连忙老实站直,然后蹦蹦跳跳来到楼梯扶手上,张开鸟喙。

汤静媃把团子捧起来,凑到跟前低声耳语:

“你偷偷上去看看,莹莹姐和小左在做啥,有没有……”

“叽?”

团子黑亮的眸子有点茫然,不过娘亲一凶之下,还是老实领命,一阶阶蹦上了楼梯。

三楼的房间里,被上官老祖训了一顿的桃花尊主,还在偷偷怂恿左凌泉欺负丈母娘。

至于‘下了水也是龙王’的警告,桃花尊主完全没放在心上——龙王就龙王,反正现在注定斗不过了,至少得把战场拉到同一条船上。

左凌泉不敢答应,但也不敢不答应,只能绞尽脑汁岔开话题,期间还想堵嘴来着,被恼羞成怒的莹莹姐戳了两针之后,就只能老老实实躺着了。

桃花尊主被抓现行后,警觉性高了很多,一直注意着外面的情况,正说话间,就发现一个圆滚滚的小毛球来到了门外,用身子硬把门挤开了一条缝隙,从门缝往里面张望。

左凌泉几天没见团子,甚是想念,加上桃花尊主的话实在不好回应,就连忙道:

“团子,是不是在屋里待着无聊?要不要让莹莹姐带你出去飞一圈儿?”

“叽叽……”

团子见被发现,就跳进了屋里,用翅膀摸摸自己的肚子,示意自己都瘦了,要养肉肉,不能乱运动。

桃花尊主很喜欢团子,只可惜这么聪明可爱的灵宠,世上找不到第二只。她见团子过来,又恢复了温和柔雅的气质,取出了一个大桃子:

“拿去吃吧,我给他治伤,待会带你出去玩儿。”

“叽~!”

团子眼前一亮,连忙跑到跟前,把大桃子抱着放在背后,然后望着两人,叽叽喳喳用翅膀比划。意思是问两人有没有背着娘亲做羞羞的事儿,不能骗鸟鸟哟。

桃花尊主起初听不明白意思,但最后团子抱着大桃子亲了一口后,就瞬间明白了——是静媃让团子来刺探军情。

左凌泉揉了揉额头,觉得团子接下来几天可能没饭吃了。

桃花尊主刚才见静媃偷听,就知道上官玉堂没把她的事儿告诉静媃,团子过来直接问,她怎么可能如实相告,所以……

------

大厅里。

汤静媃站在凤凰雕像之前,抬眼打量,没看出个所以然,就把目光转向了大门外:

“桃儿,你去过绝剑崖?”

雕像上方,谢秋桃从凤凰翅膀上探出圆圆的小脸儿,稍显得意:

“那是自然……”

“四岁去的?”

“额……比四岁大一点,反正熟得很,就是一座大山,山下有个石梯,分一百零八阶,代表绝剑崖的一百零八位高人,嗯……剑皇城的剑皇榜就是学这个的。山后面有个大池子,华钧洲的人叫洗剑池或者葬剑池,据说上古时期有一把神剑折断后沉入池中,后来的剑客就跟风,如果兵器折损也把剑扔在里面……”

谢秋桃津津有味讲了半天,汤静煣听得不明不白,也没半点兴趣。直到秋桃说得差不多,才插话道:

“那儿是不是有很多漂亮的女剑仙?”

谢秋桃听到这个,可是来劲儿了,趴在凤凰翅膀上,如数家珍道:

“那是自然,绝剑崖的剑仙三成都是女子,个个冷艳无双、倾国倾城……”

说到此处,谢秋桃发现静煣眼神儿不大对,心里瞬间懂了,又继续道:

“不过静煣姐不用担心,左公子不好这口,左公子喜好那种……嗯……就是那种……”

“胸脯大屁股大年纪大?”

“额,我不是这意思,不过……静煣姐,你还真了解左公子。”

“哼~明摆的事儿,我眼睛又没毛病。话说秋桃,你可得多吃点……”

“唉~静煣姐你说什么呀~”

谢秋桃脸色一红,赶忙岔开话题:

“我那映阳仙宗的仇师姐,就是绝剑仙宗的大小姐,很有名的女剑仙,听说和灵烨姐还是死对头……”

汤静煣听到这里,倒是有点不解:“那个仇妞妞,既然是绝剑仙宗的大小姐,为什么要跑去映阳仙宫拜师?”

“据说是因为天赋异禀,更适合走奇门路数,而绝剑仙宗讲究稳扎稳打,天赋和宗门传承不符,就让映阳仙宫教了……”

两人随口闲聊间,楼梯口传来轻响,把桃子藏好了的团子,扇着小翅膀从楼上飞了下来,落在汤静煣面前,开始比划。

汤静煣看着团子手舞足蹈,弄不大明白意思,问道:

“他们在楼上正儿八经疗伤?”

“叽。”

团子认真点头,把刚才看到的场景,完完整整地演示了一遍——先是把放在一边冬眠的小龙龟推过来,然后跳起来就是一个‘开碑翅’,把小乌龟差点拍翻过来;然后找了个锥子,叼在嘴里朝龟壳上乱戳。

??

汤静煣暗暗抽了口凉气:“莹莹姐这么给小左治伤?”

“叽。”

团子认真点头,然后倒在地上装左凌泉,嘴歪眼斜吐着粉色小舌头,两只爪爪直抽抽,一副“鸟鸟不行了”的凄惨模样。

“嘶……”

谢秋桃明白团子在演示啥了——左公子在被莹莹姐收拾的惨不忍睹!

谢秋桃还没见过左凌泉直抽抽的场面,忙把手里的物件放下,跃下凤凰雕像,往楼上跑去: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