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小说 > 剑来 > 第二十六章 好说话

第二十六章 好说话(2/2)

目录

少女竟然率先败下阵来,自顾自头疼道:“假如你喜欢我,可我真的不能答应你啊。”

陈平安双手抱住头。

摊上这么个一根筋的奇怪姑娘,他也没辙啊。

此时有人从院墙爬入院子,会这么做的人不作他想,肯定是刘羡阳,他小跑到门槛后,正要扯开嗓子,像是突然给人掐住脖子,一个字也说不出口。

陈平安赶紧起身,来到刘羡阳身边低声道:“我这两天能不能去你那边住,这位姑娘可能要住我这里。”

刘羡阳一把推开陈平安的脑袋,如苍蝇搓爪一般,搓手殷勤道:“姑娘,我家宅子大,物件也齐全,姑娘不嫌弃的话,去我家住,如何?”

背对两人的黑衣少女平淡道:“嫌弃。”

刘羡阳龇牙咧嘴,看着那个纤细动人的佩刀背影,不死心道:“姑娘,你是不晓得,之前就有两伙人在廊桥那边堵住我的路,哭着喊着求我把祖传宝物卖给他们,我都没答应,倒霉催的,那帮人害我差点被阮师傅骂死。我见姑娘你也是来小镇碰运气的外乡人吧,我刘羡阳虽然也未必卖给你,但是让姑娘过过眼,开开眼界,肯定没问题啊!”

宁姚依然冷漠道:“不需要。”

刘羡阳自顾自坐在原先陈平安的位置上,看到黑衣少女的容貌后,两眼放光道:“姑娘你别这么见外,我和陈平安挤在这破宅子就是了,姑娘你去我大宅子后,也就不会感到拘束了,好像连手脚都没地方搁放。”

宁姚板着脸回答道:“好意心领,人一边凉快去!”

刘羡阳也不觉得尴尬,起身道:“得嘞,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草窝,了解了解。”

刘羡阳把陈平安拉扯到门槛外,用手肘顶了一下少年,“咋回事?”

陈平安为难道:“一时半会说不清楚。你就说我能不能去你那边住?”

刘羡阳白眼道:“这有啥能不能的,但是你得答应我,帮我盯着稚圭,千万别让宋集薪那个小畜生强行糟蹋了,到时候你可得帮我保住我未来媳妇的清白!”

陈平安毫不犹豫道:“别想!”

刘羡阳拍了拍陈平安的肩膀,语重心长道:“就当你答应了。”

屋内黑衣少女突然转头说道:“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天生的剑胚子?买瓷人之所以在你九岁的时候,没有带你出去,应该是想让你在这里汲取更多的灵气。这个选择,是对的。所以你在阮师傅那边,一定要抓住机会,让他收你为徒,记住,最少是入室弟子,最好是嫡传门生。至于关门弟子,不用奢望,你的根骨天资,还没有好到那个夸张地步的份上。”

刘羡阳笑着使劲点头,嘴上说着好的好的,然后回头望向陈平安,指了指屋里少女,然后指了指自己脑袋。

陈平安说道:“她说的是实话,你别不当真。”

刘羡阳不再嬉皮笑脸,沉默下来,低声道:“我觉得事情不太对劲,廊桥两拨人,你猜是谁领头带路的?是福禄街卢正淳那个龟孙子!这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吗,我又没掉钱眼里去,凭啥要跟他们做买卖,何况那件铠甲是我家一代代留下的老物件,我要卖了,以后在梦里梦着我爷爷,还不得给他骂个半死啊!”

陈平安听到这一切后如临大敌,“你要小心,卢正淳和那些外乡人,不好惹!”

少年转头问道:“宁姑娘,知道那些人的来历吗?”

黑衣少女点头道:“老人和女娃娃,来自正阳山,算是你们东宝瓶洲的名门正派,老人非人……总之,他比起苻南华或是蔡金简,要厉害百倍。妇人和他儿子,也不简单,其实能够结伴进入小镇的,当然不是一般有钱的有钱人了。那个妇人城府很深,小男孩也不像是个心思良善的,所以我劝你朋友,赶紧让阮师傅认了弟子,就等于有一张保命符傍身,在小镇上,靠山再高,背景再厚,也还没有人敢跟一位圣人掰手腕。”

陈平安又问刘羡阳,“你有没有把握做那个阮师傅的徒弟?”

刘羡阳有些纠结,吞吞吐吐道:“这不当时第一天去当学徒帮工,阮师傅看我的眼神,就跟姚老头那会儿差不多,估计是观察我一段时间再做决定,要不要收徒弟吧。只是……”

陈平安狠狠瞪眼。

刘羡阳讪笑道:“只是阮师傅有个宝贝女儿,特别能吃,把我给震惊到了,于是就稍稍玩笑了几句,没想到那闺女打铁的时候,抡起锤头来,那叫一个生猛霸道,偏偏平时又特别腼腆害羞,我哪里想得到她这么开不起玩笑,当时就把她给惹哭了,又不凑巧给他爹撞了个正着,看我的眼神就不对劲了,认徒弟保准没影了,不过反正我也没想着给人做牛做马当徒弟,伺候过姚老头一个怪脾气的,就够咱们受的了,我这不就想着在铁匠铺那边混碗饭吃嘛……”

陈平安抬头,黑着脸。

个子比草鞋少年高出大半个脑袋的刘羡阳,低着头,不敢正视少年。

这一幕场景,让宁姚感到有些疑惑不解。

这也是少女第一次看到陈平安真正生气的模样。

陈平安低声问道:“你经过老槐树那边的事情,身上有没有莫名其妙多出一些槐叶?”

刘羡阳摇头道:“没有啊,倒是那个老喜欢偷瞄妇人的算命道人,跟我说了些晦气话,我差点把他的摊子都砸了。”

陈平安脸色微变,眉头紧皱,转头望向屋内,问道:“宁姑娘,作为交换,三袋子金精铜钱,行不行?还有就是,会不会让你有大麻烦,这一点,请你务必事先说清楚。”

黑衣少女仔细想了想,“麻烦不小,但问题不大。不过这两天一定要小心,让你朋友别满大街乱窜,毕竟我眼下情况不太妙。”

她又说道:“两拨人,两袋钱。让阮师傅认徒一事,又一袋钱。总之做成几件事,我收几袋钱。放心,我既然答应下来,就算是有保底两袋的收成了。”

陈平安跑进屋子,赶紧将迎春钱在内的两袋钱,火速推给少女,“收下吧。”

少女本就不是拖泥带水的性子,没有拒绝,收起两袋子铜钱后,皮笑肉不笑道:“天底下多得是往自己兜里搂钱的人,还有你这种喜欢当散财童子的?”

少年这一次没有反驳,点头笑道:“钱是很重要,很重要很重要。”

一直被蒙在鼓里的刘羡阳火急火燎道:“陈平安,你疯了吧,为啥把钱给她?整整两袋子铜钱,够你花多久了?”

陈平安没好气道:“我的钱,你管得着?”

刘羡阳理直气壮道:“你的钱,不就是我的钱吗?你想啊,我要是跟你借钱,你有脸皮催债要我还?”

陈平安不说话,陷入沉思。

刘羡阳也意识到自己的插科打诨,不合时宜,闭嘴不言。

一时间屋子里的气氛有些沉重。

陈平安开口问道:“宁姑娘,你真的不会因此……”

黑衣少女瞥了眼桌上的白鞘长剑,点头道:“没问题!”

之后她实在忍不住,说道:“婆婆妈妈,你烦不烦?你还说你不是烂好人?”

陈平安笑了笑。

刘羡阳想了想,没有说话。

高大少年最后把话藏在肚子里,心想姑娘你大概是没见过这家伙的另外一面吧。

陈平安很少有不好说话的时候,可一旦不好说话,陈平安真的会很不好说话。

他刘羡阳见过。

隔壁的宋集薪应该也见过。

8)

chapter;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