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小说 > 阿飘又在男主们的修罗场断气了 > 第19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

第19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(1/2)

目录

然而粟叶等了一会儿,晏流书也没回消息。

根据课表看,对方今天没有晚自习,那可能是在自己做研究吧。

于是又发了一条消息。

[粟叶]:不要忘了吃晚饭,吃块面包垫一垫也行。

实在是太怕一号这娇弱身子病倒了,趁着胃病不算太严重还能养好,必须好好照顾。

信息的另一端

晏流书刚刚回到宿舍,听到手机的消息提示音,却没有力气去点开。

他的面色惨白,额角满是冷汗,就连唇瓣上也是血色全无。

手下意识捂着胃,另一只手撑着墙,单薄的身影摇摇欲坠。

胃病犯了,好像还发烧了。

但影响不大。

之前也不是没有过,忍一忍,吃点药就过去了......

画室内

言文给粟叶端来了水果跟水,粟叶接过放在桌上,收起手机道:“给我看看那幅画吧。”

言文点头,指向了一旁。

那幅画就在画室左侧的空地上,架在木架的上面,盖了一块轻盈的白布。

粟叶掀开白布,里面的画映入眼帘。

那是很大的一片水渍,几乎覆盖了整个画面,将原本的颜料晕染,变得一塌糊涂,画纸也皱巴巴,破旧不堪。

就算如此,也能够看出来这原本是一幅多么惊艳的画作。如今被毁,令人不由惋惜。

“这本来画得是......花谷?”粟叶仔细辨认着画纸上的图案,“比赛的主题是什么?”

言文轻轻道:“生命。”

“这样啊......”粟叶看着画,很是可惜。

这幅画若是没有被毁,绝对能在省级大赛中拿奖,而且是金奖。

凭言文的实力,拿到国家比赛的名额也不难,在三十岁以下的年龄段,他实在是太优秀了。

不关心绘画界的人可能不认识言文,但是这一行的人,提起言文都不得不承认佩服他的天赋。

无论是对色彩的感知能力还是对环境的感受,亦或是情感的表达,言文都像是上天的宠儿。

正如他的生母,皆是年少成名,得天独厚。

视线落在言文低垂的脑袋上,又划过对方无意识抿起的唇瓣,以及揪弄着衣摆的手指。

粟叶叹气,小可怜不仅天赋遗传了他的生母,就连这敏感没有安全感的性格也是全盘继承。

在作画风格上大胆热烈,真人却腼腆自卑,简直像是割裂成了两个人。

抬手揉了揉言文发丝凌乱的脑袋,粟叶问:“那你是打算再画一幅一样的吗,还是说重新创作?”

绘画的灵感跟热情不可复制,再画一遍后的成绩基本不会有原本的好。

而再次创作,只剩下三天的时间了,时间很是匆忙,质量也许会下降。

那泼水的人估计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,觉得言文肯定不可能再赶得上了。

那就偏偏要赶上给他们看!

系统看着自家宿主眼中熊熊燃烧的斗志,倒吸冷气。

怎么这么激动啊。

“其实我有一点想法,如果你不嫌弃的话,我画出来看看。”

言文连忙点头,“我当然不会嫌弃。”

说完就去给粟叶拿纸跟笔。

【宿主,所以你还会画画?】系统惊讶。

“略懂略懂。”

【......】

你之前也是这么说,然后那些记者们的电脑就直接被你搞废了,全部材料丢得一干二净。

真是谜一样的阿飘。

接过纸笔,粟叶又看了几眼画架上那幅画,埋头用铅笔唰唰唰画起来。

并不是什么复杂的图,甚至都没有多少细节。

但言文却一眼就看出了粟叶画得正是他那幅被泼了水后的画。

不过粟叶将花谷撕裂,在悬崖的边缘,一株细瘦幼嫩的藤蔓探出了脑袋。

柔弱,却坚不可摧。

“这,这是......”

言文愣愣看着粟叶的草图,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。

“你看,就算环境恶劣到了极点,就算受到了压迫,脆弱的生命也还是能够延续的啊。”

被抹杀了一切,那就将废墟作为养料,再次焕发生机,永不服输。

粟叶笑意盈盈,“生命就该是坚韧的,是最珍贵的。”

所以你不要再轻生了。

“......”言文低着头,小心翼翼接过了粟叶递过来的画纸。

许久没有出声。

粟叶以为对方是在思考他说得话,却突然见到有水滴落上画纸。

小可怜又哭了?

刚想要开口安慰,言文已经抬起了头。

隔着额发对上那双漂亮还带着水光的眼睛,粟叶微顿,听到对方轻轻道:“谢谢你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