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穿越小说 > 王妃每天都在调戏战神 > 第169章 我找小厉王妃真的是有事

第169章 我找小厉王妃真的是有事(1/2)

目录

底下一片密密麻麻的民间大夫,正拿着纸笔低头奋力做笔记。

因为小厉王妃的讲课内容十分新颖,闻所未闻,因而每次只要小厉王妃授课,就有很多大夫消耗课时来听课。

袁幼瑛在角落里听着,不由得对这些似是而非的内容嗤之以鼻,她偏身来,低声对身旁的白惊鸿说道:

“我们的那些分舵弟子,就花钱来听这些东西?”

白惊鸿也微微皱眉,最近谷旗州与北地的分舵弟子纷纷自动脱离天一谷,很多都转向了厉王府医馆来学习医术。

结果就讲这些?

只是在不满之余,白惊鸿又觉得上方用一块屏风遮住的小厉王妃,那声音让他觉得相当熟悉。

不等白惊鸿想明白,身旁的袁幼瑛扬声道:

“王妃娘娘这是在圈老百姓的钱吗?老百姓们斥资买这些课时来听课,想学的是如何施针接骨,切脉看诊,如今您竟然在教我们如何洗手,难不成这里的人长这么大,还不会洗手吗?”

四周鸦雀无声,一双双眼睛扭头看着袁幼瑛,真是勇士啊,竟然敢公开与小厉王妃娘娘叫板。

花锦坐在屏风后面,问道:

“你平时洗手洗干净了吗?”

“废话,洗个手而已,还能洗不干净?”

袁幼瑛在北地这一路上,受了太多的气,昨日又被城主府的两条看门狗羞辱,如今对着小厉王妃是一肚子怨气。

她就是觉得这王妃的医术被传得太离谱了。

当今世上,最厉害的医术,最优秀的大夫,都在天一谷里。

这小厉王妃一个野路子出家,不过是因为背靠神策军,所以才被人夸大其词而已。

屏风后,赶过来伺候小厉王妃娘娘的月儿一跺脚,稚嫩声响起,

“你是什么身份,竟然敢质疑我们娘娘。”

月儿这小丫头,如今气派十足,一只手叉腰,一只手吩咐身侧维护治安的王府侍卫,

“这女人是来捣乱的,不听课就赶紧的滚出去,别打扰别人上课。”

白惊鸿一听这丫头稚嫩的声音,与莲儿的声音并不像,于是放下心来。

莲儿是花姑娘的丫头,既然不是莲儿的声音,那里头坐着的也必然不是花姑娘。

又是自嘲一笑,一个魔教女人,一个王妃娘娘,他是入了什么魔,竟然会觉得花姑娘便是小厉王妃娘娘。

袁幼瑛的嘴里“呵”了一声,

“怎么,王妃娘娘就是这样容不得旁人有半点质疑吗?那小厉王妃娘娘相较于齐王妃娘娘来说,那肚量差的就不止一星半点了。”

在袁幼瑛的心目中,送她锦衣华服,并且日子过得并不幸福的齐王妃,才配得到她的善意相待。

这个小厉王妃不仅仅抢走不少天一谷的弟子,还颠覆了袁幼瑛的医学认知,甚至小厉王妃的手下也是个狗眼看人低的。

她巴不得小厉王妃吃瘪。

月儿气的双眼发黑,她刚要催促侍卫,花锦却是伸手拦住了她。

只听花锦说道:

“夜郎自大,坐井观天可不是什么好现象,医学一道,就应如人的胸襟那般,海纳百川才能活得通透。”

袁幼瑛翻了个白眼,对于花锦说的,根本听不懂,她也理解不了。

又听屏风后的花锦继续说道:

“既然袁姑娘认为自己会洗手,那么就现场给大家演示一番,自己的这双手,洗不洗得干净了。”

说完,花锦招来月儿,在她耳边吩咐了几句。

月儿立即眉开眼笑的下去,没一会儿,一行侍卫上来,端来一盆墨汁、一块皂角、一盆清水。

小月儿气势十足的立在台上,指着袁幼瑛,

“请吧,给大家展示一下,你平时都是怎么洗手的?”

袁幼瑛也不服气,不顾白惊鸿的拉扯上了台,将双手浸入墨汁,拿出皂角来开始洗手。

另一边,月儿又叫了一个大夫上来,也将双手浸入墨汁,按照花锦教授的七步洗手法来洗手。

大家就只见那位大夫和袁幼瑛的手都洗干净了。

两人将双手展示出来,袁幼瑛得意扬扬的回头,往屏风后看了一眼,

“我就说小厉王妃娘娘不过沽名钓誉罢了,这洗手谁不会呢?三岁孩童都会,娘娘也不穷啊,坐拥北地那么多矿产,何必赚大夫几个辛苦钱?”

众人在

有些人低声质疑着,

“是啊,其实我选择消耗课时来听课,只是因为来授课的是小厉王妃娘娘,她讲课的内容是挺新颖的。”

“新颖没错,可是看样子,有点儿画蛇添足,没什么用啊。”

另外有人嘀咕着,内心开始觉得不值,毕竟这些课时费都是他们翻山越岭的去给人看病,一点一点攒下来的。

别的授课医师都讲的很好,一堂课下来能学到的很多,可就是王妃娘娘讲的这些,似是而非,风牛马不相及。

听着黑布遮住。

整个大厅里光线一下暗淡了下来。

大家正不明所以时,有人突然喊了一声,

“你们看!”

大家抬头看去,台上袁幼瑛的手上,正散发出一小块儿一小块儿的磷光,有的在指缝,有的在手心,有的在指尖,还有一圈在手腕上。

仿佛戴了一个手镯。

而另一个大夫手上干干净净的,什么都没有。

大家哗然出声,大多数都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。

这下换成月儿得意扬扬的说道:

“我们在墨汁里掺入了磷粉,这眼睛看得见的地方,当然洗得干净了,但眼睛也有看不见的地方,我们娘娘的七步洗手法,就能将一双手全无死角的洗得干干净净。”

“我不信,你们故意的,你们给我的墨汁有问题。”

袁幼瑛不信这个邪,她学医这么多年,苦习医术,没日没夜的钻研施针诊脉,从没有听过什么七步洗手法。

洗个手罢了,最多就是多洗几遍。

月儿相当的气愤,她双手叉腰,指着

“同样都是一盆墨汁,既然袁姑娘怀疑我们的墨汁有问题,那就随便上来一个人,用袁姑娘的这盆墨汁洗手吧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