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小说 > 被宠爱的病美人的一生 > 第48章 奶糖别这么看我我在开车……

第48章 奶糖别这么看我我在开车……(1/2)

目录

去往成都的路上车极多,又是大雪天,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居堵车了。

车里冷,没空调,陆撼城坐在车里便眉头都要皱断,顾眠的手拉着揣进自己的怀里,顾眠稍微想要抽出去,便要瞪顾眠一眼:“别『乱』动。”

顾眠这姿势可难受了,说:“要不去前面看看怎么回事?”

陆撼城想了想,深目望前方,随后伸手『揉』了『揉』顾眠的脑袋,一边开门一边说:“我出去一趟,你别『乱』跑。”

顾眠乖乖点了点头,坐在车里对着铺满雾的车窗画火柴人,通红的指尖冷已经没知觉了,但顾眠好似并不觉冷,还给车窗上的两个牵手的小火柴人画上笑脸,最后瞧着自己的杰作,眉眼俱弯。

“眠眠,水杯给我。”忽地,陆哥不知道怎么回来了,打开车门后对他说。

顾眠连忙车门旁放着的水杯递过去,清澈的眼里都是疑『惑』:“怎么了?”

陆撼城:“没事儿,前面个车主带的热水壶,我找他借了点。”

顾眠还没理清怎么回事儿,就见陆哥拿着他喝水的瓶走前面去,在车窗旁边弯着腰跟车主说话,笑可礼貌温和了,回来的时候手里的水杯就装满了,陆哥几乎是小跑着回来,一进车内就水杯塞他怀里:“抱着,但点烫,用小毯裹着。妈的,前面连环撞了个车,早知道我也带热水了,我看前面他们一家口,给小孩买了一堆零食在后面。也忘了给你买点吃的。”

说完,顿了顿,声音都小了些,似乎是自言自语:“没空调还是不,现在带空调的车,大概十万……啧,还。”

顾眠看见陆哥手在方盘上无意识地点了点,这是陆哥在思考问题的小动作,他可太了解了,他又垂眸,看了看怀里抱着的滚烫的热水瓶,穿透小毯的水瓶温度直线温暖他的手心,但顾眠其实并不如兴……

“也不知道要多久,饿了吗?”陆撼城忽地又问他。

顾眠摇了摇头,自己从口袋里掏出一『奶』糖,丢了一个进陆哥嘴里,另一个又塞自己嘴里,含含糊糊地说:“完全不饿,你别下车了,老下车,本来车里还点儿热,结果又没了。”

陆撼城瞄了顾眠一眼,敏锐地察觉道漂亮恋人不悦的情绪,伸手就又去捏了捏人家的脸颊,可刚碰上去,便觉自己手方才出去一趟弄冷了,于是收回来。

顾眠偏偏不让陆哥缩回去,格外秀雪白的手一抓住陆哥的大手,就往自己怀里也揣进去,让陆哥的手跟他一起捧着热水瓶,声音又软又含着醉人的鼻音:“别『乱』跑。”

“哟,学我说话?”陆撼城笑了笑,说,“怎么不开心了?堵车就是这样,没办,以后咱们买辆好车,出去玩儿后座给你塞满好吃的,碰上堵车就不无聊了。”

顾眠鼻尖都是一酸:“我没说无聊,买不买车又什么关系?我也不饿,你别下去找别人要什么零食,我不想要。”

陆撼城还是笑,人往自己这边揽了揽,余光看了看四周,瞧见外面不少人,于是便忍住没去亲他的顾眠,而是低低地去耳边哄人:“好好,不想要就不想要,我不出去了。”

“恩……”顾眠不喜欢看陆哥刚才在别人车窗外头弯腰的样,虽不知道在跟别人说什么,可底是求人给东西,顾眠不是觉着丢人,是……太心疼了……

这种感觉少年不好意思说,脾便发些莫名其妙,像是无理取闹一样,但陆撼城太了解顾眠了,这人比看起来心软太多,或许是不喜欢他刚才找人要热水,觉心疼。

陆撼城仔仔细细地去看顾眠,顾眠眼里果摇摇欲坠着一片星光,被盯着瞧,连忙伸手手背遮了遮:“干嘛?”

陆撼城摇了摇头,着感同身受的酸涩,他是真不喜欢顾眠哭,看这人哭比砍他一刀还难受:“想看你。”

顾眠嘴角都又腼腆地翘了翘,害羞一样脑袋靠在陆哥的肩上,好一会儿,突小毯都撩起来,盖在陆哥跟自己的头上,后飞快仰头亲了亲陆哥的嘴角,最后小毯被顾眠拽下来,没好意思看陆哥,说:“陪我在这里说会儿话吧,今天我生日呢。”

被吻了的颇具势的少年搂着他的小恋人,这瞬间什么都与他而言毫无魅力,此时此刻顾眠说什么,他想他都答应。

“好。”陆撼城人又往怀里带了带,说,“今天你是寿星,小寿星说什么我都照办怎么样?”

顾眠立即来了兴致,挑眉道:“哦,就今天啊?”

“不呢?就今天,不要提太过分的要求,不明天你就完了。”陆撼城微笑。

顾眠哼哼唧唧思索半晌,脑袋灵光一现:“我想吃冰淇淋,黄辉宏不是说成都新开了家麦当劳,里面的冰淇淋好吃吗?”他都没见过,家乡这边还没。

陆撼城眉头皱了皱,沉沉看了一给点儿颜『色』就要给他『乱』来的顾眠:“可以,但我先尝尝。”

顾眠立马笑盈盈地点头:“成交!”

“唔……下午如果时间够,我们就去看大熊猫吧,我怕现在刚放假,后面几天游客越来越多,我们挤都挤不进去。”顾眠说。

陆撼城无奈道:“你不是困吗?”

“我不困,我这会儿眯一下就好。”顾眠怪兴奋的,他脸蛋都在陆哥怀里埋了埋,鼻尖满满都是属于陆哥身上好闻的味道,他说不出是什么味,就是好闻,“我们好不容易出来玩,哪儿能直接睡过去?”最好是一分一秒都不要浪费!

陆撼城这个也点了点头:“还呢?我看你是逮着机会就作威作福,说吧,是不是还十万个要求着我?”

顾眠脸蛋都红扑扑的,漂亮的少年耍起赖来也是叫人觉着可爱的:“你自己说今天什么都听我的,我不管,就算说十万个你也听。”

陆撼城好笑地说:“你这是平时被我压榨久了,好不容易翻身做主人,要大发神威了?”

顾眠:“哦,你还知道平时老压榨我?”

“我压榨你什么了?”

顾眠一顿,害羞道:“反正就是压榨了。”

“你说我压榨你什么了,不就你这呈堂证供,不足以定我的罪。”陆撼城『摸』了『摸』顾眠的手,感觉这人手暖和多了,心里都兴,便一直捏着人家的手玩。

顾眠晓陆哥说的肯定不是什么正经话,于是才不乐意回答,道:“闭嘴,从现在起没我的允许不可以开口说话。”

陆撼城登时抓起顾眠身上的小毯就盖顾眠的头上,后又自己钻了进去,整个人几乎像是要顾眠生吞活剥了似的圈在双臂与靠背中间!

顾眠玉似的双手犹如溺水之人般突从两人盖着的小毯里伸出,紧紧抓着陆撼城宽阔结实的后背,黑『色』的羽绒服抓紧紧的,随后又猛地拍了拍,约莫又过了分钟,顾眠才从小毯里被放出来,满面通红用小毯遮着小半张脸,连忙说:“了了,你还是说话吧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